诺顿反对斯皮尔伯格:电影院正在毁掉观影体验

2019-10-17 02:49:02 栏目 : 动作片 围观 : 评论
时间:2019.10.16 来源:新浪娱乐


爱德华·诺顿近日宣传新片《布鲁克林秘案》,对外网thedailybeast谈起Netflix和传统院线之争,他支持Netflix,认为其为电影做了很多。诺顿还称:如今观众的观影体验变差、他们宁愿在家看电影的最重要原因,恰恰是院线造成的:影院放映设备亮度太差,画面太暗。


被问到“对影院观影最大的威胁是什么?”诺顿说:“如果要指出的人们愿意在Netflix上看电影、而不是去电影院的一个最主要原因,那么我会说是影院舍不得花钱买灯泡。


人们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家电影院在这么做,但我认识的很多电影人和摄影师已经开始注意这一点了:60%的美国电影院里,放映机放映的亮度只达到了合同要求的一半。是院线在毁掉观影体验,就是如此,没有别人。


他们输出的是破烂的音效和暗淡的画面,却没人指出来。如果他们输出的是他们该输出的东西,人们就会觉得:‘哇,这也太棒了,在家我可看不到这样的画面。’就像克里斯托弗·麦奎利和汤姆·克鲁斯对‘动态平滑’所做的(麦奎利和阿汤哥等人公开反对如今的数字电视默认‘动态平滑’选项,认为会影响本身画质),他们说:关掉那个游戏的玩意儿(游戏多采用动态平滑,让画面更流畅),你们在毁掉我们给你的工作成果!


我希望人们真的走进电影院,找到经理,说:如果画面看着很暗,你得把票钱还给我,因为我是付了钱来享受优质的体验——在弧光影院,我付出的价格也很‘优质’。


曾经我去一家电影院,对我的电影做质量控制测试。那家影院在放《惊奇队长》,放映应该达到的规格是14,而实际达到的规格只有6.2,意思就是他们真的只用了规定的亮度的一半不到在放。你想要训练人们能去把自己的钱拿回来,如果电影看着很暗,就——去把你的钱要回来!我真的认为我们该为此联合起来。”


诺顿还认为,对于想讲故事的电影、电视人来说,如今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机。他用1990年代中期的米拉麦克斯影业来作比方,称“要讲述复杂、长格式、角色驱动的故事,现在比以前都容易。”


他还主动表示要“充满尊敬地反对斯皮尔伯格的说法”,老斯认为Netflix的存在对电影和院线观影构成威胁,而诺顿不同意:“Netflix在院线上对《罗马》的投入更多,是任何一家别的电影公司的精品品牌会对《罗马》这样的电影做出的院线投入的五倍。他们让一部西班牙语黑白片在全球影院上映,几百家影院,不是寥寥几家,重庆渝北兼职微信群索尼经典也只会给出这个规模。他们对院线情境投的钱比谁投的都多,而且也没有那么多公司愿意做‘中央公园五人’的5集纪录性质剧集(应该是指Netflix的4集限定剧《有色眼镜》)。”


诺顿称,因为有Netflix,有很多内壹佰块兼职为什么没了容制作得以进行,称Netflix代表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成熟时机,让许多类型的故事可以讲出来,许多种声音可以发出、被听到、广获喜爱,“现在发生的一切,不可思议”。


他还表示:对于传统模式的电影公司出品的原创成年人剧情电影及其院线发行,如今确实是一个挑战,但这个挑战是针对部分人,因为像诺顿自己这样的人,虽然他的《布鲁克林秘案》是与华纳合作,传统模式,但他愿意接受流媒体,他清楚自己的电影如果在流媒体做,会更顺利(该片由诺顿执导、编剧和主演,他做这部电影用了多年):“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布鲁克林秘案》我转身去找任何一家流媒体,5分钟我就能做出这部电影。”并表示流媒体给的预算会更多,“你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吗?”


而这次他没有选择与流媒体合作,是因为有个念想,希望在传统模式还兴盛的时候,做一部自己喜欢的老式美国电影那样的片子,像《烽火赤焰万里情》《洛城机密》《为所应为》那些。而且华纳也仍然想做那样的电影:


“我想跟华纳一起做。看到(片头)logo旋转出现,我会很开心,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有一种浪漫在其中。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拍《不可饶恕》就是跟华纳合作的。


我觉得还是会有成年人观众喜欢一起出门,去看那样的电影,而在一定的时间之后,每个人都能看到了(上流媒体了),这是我们的如今让人开心的地方。”


所以诺顿表示,他愿意走更难的路,和支持他的人一起,努力“用《爱尔兰人》十分之一的预算”来做出这样一部电影。当然,他也认为电影人如马丁·斯科塞斯,值得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标签: 爱德华·诺顿斯皮尔伯格《布鲁克林秘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