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湖、月亮和班花

2020-01-10 02:47:03 栏目 : 喜剧片 围观 : 评论
作者:九满

没有想到,今年的农历五月十二,我见到了久违的“班花”——君。

那天晚上,我携妻子与老同学平早早地赶到梅溪湖商业广场,参加长沙的同学小聚。

月亮羞答答、满脸红晕地从长沙城钢筋混凝土森林中姗姗而来,渐渐地亮丽,渐渐地退却羞涩,与我对望,深情而优雅,欢快而沉静。

梅溪湖水畅快地流淌着,无忧无虑,在浅滩上跳跃着,泛起几波白浪。好像知道我将面见“班花”似的,满世界的青蛙和昆虫大老远就热情地为我奏响起一曲又一曲的田园之歌,为我欢呼,为我打气。一切的一切,将我出门时那紧绷的心弦逐渐放松,让我附和着远处的歌声哼起来: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月亮渐渐地升高了,晶莹皎洁,像一位少女轻轻揭开了脸上的面纱,露出美丽丰满的脸庞,不知怎的,那双迷人的眼睛,我感觉今夜特别大、特别圆、特别亮。她倚着深邃的天空,透过云幔的窗口,温柔地微笑着,那清丽的目光深情地凝视着我,并把她那温柔的清晖尽情地撒下,将整个梅溪湖商业广场银装素裹。

多美啊!今夜的月亮,她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多少个像今天这样灿烂的夜晚,我怀着好奇的童心,跟大人们一起坐在藕支河边,凝神地望着,希望在她身上找到传说中人们所向往的东西……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脑海被“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占据,一直伴随着我去规划人生、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去面对同学活动中那并不完美的迎来送往。然而,在这灿烂的夏夜里,我仿佛感到一切并不象张九龄所说的那样,月是那么圆、那么美,并骄傲地展示在我的面前,把我那浮躁的心湖激荡。

今夜,我依然像小时候那样深情地望着月亮,像如痴如醉的恋人紧紧地追随着她。尽管远处的汽车喇叭声、男欢女叫声喧哗嘈杂,月亮却始终陪伴在我身边,并随着我的脚步缓缓地流淌,让我陶醉在她柔美的清晖里,悄悄诉说无限的感激。

这样想着,猛一抬头,月亮里边暗影绰绰,我睁大眼睛仔细辨认,仿佛看到嫦娥仙子脚踏白云,怀抱玉兔,正随着月光在那幽幽星空轻移玉步,长袖曼舞,不停地在向滚滚红尘中的我舞蹈出、演绎出自己绝世的婀娜多姿和花容月貌。

我突然自得起来……

看着天空皎洁的月光,又想起了君大大的眼睛和飘飘长发。我想,遥远的月亮上一定有一个和她一样漂亮的君,正用温柔的目光抚摸着我的梦,抚摸着那些青涩的时光……

“九满”,君突然从梅溪湖那边钻出来,远远地跟我打招呼。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沦陷了,端庄、斯文,阳光般的笑脸来得自然而然,来得令人满意。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像子弹一样瞬间击中了我,让我用零点零几秒时间就读懂了什么叫“风韵犹存”。

我很惊讶:年过五十的君,竟比学生时代更加迷人,更加风韵焯人,不愧“班花”的称号!

我的心被一股滚烫包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多情的目光朝她泼去,竟忘了我的热情和礼貌。

交谈中,君始终柔声细语,一句话一挥手无不透出一种成熟女性的内在美,让我对她有一种非同一般的感觉,感觉她身上有着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述的气质。

人雅致,语言也静美。

心里便开始惶惶的……

但是,我的心却随着她的脚步,在那充满月光、快乐、幸福的广场上飘荡。

大大咧咧的我,突然蹦出一句:“现在的你,比学生时代更加美丽动人!”君的脸红了,欲挪一抹秀发遮掩,又转身背朝我,她那羞涩的美,从我眼前飘过。

一如我梦里梦外的想象:一个文静、淡雅、睿智的女性。

言谈中,君将同学情怀化作涓涓细流流入我的心田,去滋润、去抚平、去慰藉我的心灵,让我从中感受和领略许多丰富、深远的意蕴,并享受她那沉冗冗地关怀。

隐隐,我有一些崇拜的意味。

同学们陆陆续续到达梅溪湖商业广场,一番寒暄之后,一起去广场边的山外山湘菜馆聚餐。同学们边享受美食,边交换各自的信息,叙说别后的惦念,那种氛围其乐融融,就象一家人……

现在,我感受到了现实中的“班花”、“美女”……原来,时间磨砺的是人的外形,内心深处的同学情愫和久远的记忆是无法抹去的。无论人世多么残酷无奈,同学之间的情、美、善是永存的,至少在我心中留有无法褪色的底片。

上一篇:聚会,温润了友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