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

2020-02-10 02:47:04 栏目 : 喜剧片 围观 : 评论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每到过年总会有人感叹一句——越来越没年味儿了。

  若你问“你觉得什么时候最有年味?”

  回答不例外都是:小时候。

  父母谈起年味儿,总说小时候,

  那时候一年到头吃不到肉,一件满是补丁的衣服穿一年。

  “过年就是吃肉的日子,和穿新衣服的日子。”

  还能拿到一块钱压岁钱,到街上去买几个麦芽糖吃。

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失去的年味儿第1张

  80后谈年,想起的都是在土里埋鞭炮的时光,住在附近的小孩不管认不认识,都会很自然地参与进来。

  拿到手的压岁钱都被父母收了去,但也会给个两张随便花。

  这意味着,平时不让吃的小食可以随便吃,只能眼巴巴看着别人打街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90后谈年,就是除夕晚上吃完饭后,市里组织的一场烟花秀,

  许多人很早就散步到最佳的观景地,把好的位置都霸占了。

  但自己最好的位置一直是父亲的肩头。

  别人给的压岁钱很少被父母扣押,任自己存在存钱罐里,然后在第二年里全部不知所踪。

  如果认真思考“小时候”这三个字,感觉出来的似乎不止是对儿时年的回味。

  其中夹杂的,还有对长大的无奈。

  比起说越来越没有年味儿了,倒不如说,长大后的年越来越不讨喜了。

一、新年跟“新的一年”无关

  自从失去放烟火的活动后,能感受到“年来了”的仿佛就只剩下春晚。

  房子里的人比平时更多,却弥漫着“陌生的尴尬”,以及“无奈的无聊”。

  父母还会固执地把所有晚辈囚禁在屋内,拒绝他们出门与朋友跨年的请求。

  因为“除夕夜,就是要团圆,少一个都不叫团圆。”

  可看着百无聊赖玩手机的亲戚,与吃完饭就再没露过面、在卧室里霸占了自己电脑的小屁孩们。

  实在感受不到任何团圆的温情。

  除夕夜成了漫长的煎熬,除了老一辈,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显露过即将迎来新年的喜悦。

  或许我们失去的年味儿中,不止是对长大的无奈,还有对新年虔诚的仪式感。

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失去的年味儿第2张

  如今有的年轻人羡慕起了邻国的新年。

  羡慕他们可以在跨年时与喜欢的人一起逛神庙,看烟火,吃小吃……

  而不是硬待在家里听亲戚不知所云的碎碎念。

  抛开文化不同的新鲜感,邻国对新年的仪式感,确实比我们做的更好。

  从跨年到年初,他们会做许多事情以祝福、迎接新的一年。

  比如,除夕当晚,就是他们祛除厄运的日子。

  这时他们会吃上一碗荞麦面,喝上几杯屠苏酒。

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失去的年味儿第3张

  甚至有句幼稚的俗语:“如果不在跨年之前吃完荞麦面,就不能赶走去年的厄运。”

  听起来像是“只要我吃得够快,厄运就追不上我”一般。

  吃完饭、喝完酒以后,许多人会早早地赶往神庙,在12点整时听寺庙敲响108下钟声。

  意为祛除人类的108个烦恼。

  做完这些,去年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厄运,就全部被净化祛除了。

  这时,许多年轻人会特意伴随着钟声,在十二点整时烧上新年的第一支香,向神灵祈求今年的保佑。

  仿佛这样就更容易被神灵听到,以及更有仪式感。

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失去的年味儿第4张

  年轻人的跨年还没结束。

  此时的他们会继续聚在一起喝通宵酒,或早早开车去往东京或是其他城市。

  只为可以一起迎接新年的第一次日出。

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失去的年味儿第5张

  一个人迎接新年日出,在我们这会被看作有情怀,但也挺傻的。

  可如果所有的人都去迎接日出,就有了一种众人狂欢的感觉。

  天还未亮,就与自己的家人朋友一起去最适合看日出的观景台。

  如果去的够早,还能占一个好位置。

  然后相互聊着天,等待第一个发现日出的人惊呼:“来了!”

  扭头远眺的那一刻,眼中映出的景色应该会令人永生难忘。

  新年的第一个日出,对邻国来说意味着迎接新生、迎接生气。

  听起来的确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我们上一次与亲密的人共同做有意义的事,是多久以前了?

  总说难有真情,连这些可以回忆的事都没做过,怎么会有真情呢。

  我们的确太缺少仪式感了,以至于缺少了人情味。

二、缺失人情味的年轻人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人情味了。”

  到父母这辈时,串门走亲还是常事。

  只要血缘在,无论多远都要维系感情。

  谁家生了个儿子,哪家在闹离婚,谁家的老人走了,这些消息流通得跟如今的网速一样快。

  可到了我们这一代,除了经常跟父母相互走动的那几个亲戚以外,谁都不认识了。

  有时走在路上突然有个阿姨叫自己小名,拉住自己很自然地问东问西。

  可看着这张陌生的脸,硬是想不起她是自己的哪个长辈。

  这就是如今年轻人的尴尬,也是长辈们的无奈。

  不知道是独生子女的关系,还是对乱麻般的生活疲惫了的关系。

  我们的确是不太想把精力浪费在与自己无关的人身上了。

当代年轻人跨年:吃着尴尬的年夜饭,感叹逐年失去的年味儿第6张

  但老一辈的传承不被允许断舍离。

  再不愿意,也要表面上与无关紧要的亲戚维系友好。

  过年回去还是会被问:

  “谈恋爱了吗?结婚了吗?”

  “在做什么工作,年收入多少啊?”

  “买房了吗?有车了吗?”

  即便你明白这都是关心,却总感到一丝不爽。

  我们之间似乎还没到可以谈这些话题的程度吧,即便是亲戚,也会感到冒犯。

  看到熊孩子摔倒嚎哭,也没有上去搀扶的心思,脑袋里全是他霸占自己游戏机的怨念。

  以及被一大群陌生人打扰了清净的烦躁感。

  躲回房间锁上门,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

  这时心中又不经冒出同样的感叹:

  “真是越来越没有年味儿了。”

  不由得回忆起儿时的过年。

  ▼

  似乎不管是几零后,他们生命中最有年味儿的记忆始终都停留在儿时。

  对孩子来说,年就是平时不常见到的表弟堂妹们一起在公园里、田埂边撒欢的日子。

  胡乱扒拉几口丰盛的年夜饭,不客气地拿过长辈给的红包,就可以叫上小孩们一起出门买炮仗放烟火了。

  只记得那时从街道边到家家户户,都会挂上几抹红,或是福字,或是灯笼与对联。

  路过哪家房门外,总能听见热热闹闹的拜年声,就连路上匆匆走过的行人脸上,都带着年味儿的笑容。

  那时候世界很大,人很小,但满眼里都是新年的味道。

  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年味儿的呢?

  好像是从小一起玩的孩子都变得含蓄疏远开始,而你也到了故作成熟的年纪,开始学会委婉推开压岁钱的时候。

  那时候人大了,世界却变小了,家家户户依然有对联,可你只想着如何应付亲戚尴尬的寒暄。

  我想不是没有年味儿了,

  只是儿时我们能自然地接受外界与自己的联系,长大后却抗拒地斩断了它。

  END

 

相关文章